<div id="whhtn"></div>

      <div id="whhtn"><ol id="whhtn"></ol></div>

        <dl id="whhtn"><ins id="whhtn"><small id="whhtn"></small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<dl id="whhtn"><ol id="whhtn"></ol></dl>
            <div id="whhtn"><ol id="whhtn"><object id="whhtn"></object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庾樓沉淀的人文故事

            時間:2018-10-31 11:21來源: 鄂州新聞網閱讀數:--
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1
              每一幢古老建筑的背后,都隱藏有許多人文故事。這些故事傳播于社會中、塵封在磚瓦間和墻縫里,以及代代人的記憶之中……只要人們深入去發掘、用理性去詮釋,總會發現閃光的金子。
              鄂州老城區中的庾樓就是這種建筑。
              庾樓原稱南樓,又名“庾亮樓”“玩月樓”“庾公樓”,均因庾亮而聞名于世。千百年來,庾樓凝固的歷史,被人遺留在長江之濱。那段歲月中的一些人和事,以及由他們演繹出來的故事,一定還會深藏在這座古老的庾樓之中!不過,這要耐心拂去歲月的塵埃,還要拋開世俗的偏見!
              樓以人名,可見彼時人們對庾亮的認可。
              庾亮是東晉的一位重臣名將。據史書載,他容貌英俊,善于談論,風格峻整,動由禮節,喜好《老子》《莊子》,在晉元帝時,歷任丞相參軍、黃門侍郎、散騎常侍等要職,被封為都亭侯。明晉帝時,因討平王敦叛亂有功而封為開國公。
              他還聯合溫嶠推陶侃為盟主,平定了蘇峻等人的叛亂,詔為平西將軍、征西將軍和江、荊、豫三州刺史,其治所就在今天的鄂州。不言而喻,庾亮是位為東晉王朝立下汗馬功勞的三朝元老!
              庾亮曾在鄂州鎮守八年。縣志上說,他鎮守鄂州時,“崇修學校,高選儒官”,“坦率行已,召集有方,政績丕著”。也就是說,他德行可嘉、政績顯著,是位頗得人心的封疆大吏。
              2
              談到庾亮,在此,有一位重要的歷史人物王導不得不提。
              王導和庾亮都是東晉的執政重臣。東晉的首任宰相、開國元勛就是王導,其堂兄王敦因功封為鎮東大將軍后,率兵造反。王導大義滅親,受詔為大都督前往征伐,戰后被詔為太保兼領司徒,威望日升。晉成帝即位時只有5歲,他受遺詔與庾亮等人輔佐幼帝。當時,庾亮的胞妹庾太后臨朝稱制,朝政取決于庾亮,而王導則善于權衡利弊,處事策略靈活,政令寬和,深得人心。他與庾亮共同輔政時,遇事多退讓庾亮主持。
              有個叫蘇峻的歷陽內史,因握有重兵而有反叛之意,庾亮不聽群臣勸諫,執意征召蘇峻入朝。王導認為都城空虛,應審慎為是,以防不測,但庾亮不聽。蘇峻得知后,派人與庾亮商量,又上表請求調往青州,庾亮不為所動,仍催促蘇峻入朝。蘇峻忍無可忍,聯合豫州刺史祖約起兵討伐庾亮,庾亮敗后,京城淪陷,百官逃散。多虧王導疾馳宮中,抱起幼帝登上了太極殿,命將士簇擁著幼帝,蘇峻平素十分敬重王導,未敢加害。
              庾亮因一意孤行而激起蘇峻造反,便向成帝謝罪并請辭職。成帝說,這是社稷的危難,責任不在舅舅。庾亮后來奉詔鎮守蕪湖。
              王導60歲時,官拜太傅,但因手足有疾不能上朝,成帝便親自到烏衣巷宅第。遇有要事,必令乘轎入殿,賜座案側,這樣的待遇和榮耀,令庾亮心中不服。他給太尉郗鑒寫信,要他做內應,自己為外援,共同清君側,以除掉王導,但郗鑒不為所動。有人將此事報告了王導,要他提防,他卻說:“我與元規(庾亮)誼同休戚,當無異心。果如君言,我便角巾私第,有何畏懼?”磊磊氣度,勝過庾亮。
              不過,庾亮雖然與王導不和,但十分器重他的侄兒王羲之,他任征西將軍時,讓王羲之做他的參軍。據說王羲之在鄂州生活了6年,書藝大有長進。庾亮臨終前曾向皇上上疏,推薦王羲之,說他“清貴有鑒裁”。后來,王羲之先后被任過寧遠將軍、江州刺史、護軍將軍、右軍將軍、會稽內史。
              3
              有一位故人不得不涉及,這就是當年陪同庾亮在樓上賞月的殷浩。
              殷浩是王羲之的摯友,史書上說,殷浩任揚州刺史時,曾2次上疏請求北伐中原,王羲之深知殷浩是個清談家,缺乏軍事指揮能力,便2次寫信勸阻。后人將王羲之的勸阻書信稱為“東晉君臣良藥”而載于青史。史書上說,庾亮坐在胡床上與部屬們說笑吟唱時,殷浩在場作陪,但沒說王羲之是否也在場。若在場,他必會揮筆作書,若作書,其墨跡必會留在樓上,這是庾樓之幸,也是鄂州之幸!但是,庾樓沒有,鄂州也沒有!是被上司或同僚當場取走了?還是被風吹落了?要不就是被兵火毀了,或被風雨損了?也許,他當時不在場,或者在場因未備筆墨而作罷?不論是何種原因,總之都是一種憾事,后人無法彌補。
              4
              登樓之后,臨窗遠眺時,忽又想起了長江上下另外2座與庾亮有關的古樓。
              黃庭堅在崇寧三年曾寫了一首《鄂州南樓書事》,他書的何事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給真正的鄂州南樓(也就是鄂州的這座庾樓)帶來了諸多麻煩:那是北宋時建在蛇山上的一座南樓,也叫庾樓,而絕非是孫吳建在帝都武昌城中的南樓!雖不能說有魚目混珠之嫌,但可謂是晉為宋用了!
              無獨有偶。白居易也寫過一首詩,題為《庾樓曉望》。
              這首律詩寫的是九江的庾樓,此樓是庾亮鎮守江州時所建。當年詩人因得罪了權貴而貶為江州司馬時,他登上庾樓遠眺山川城郭,思鄉之情油然而生,才道出了“三百年來庾樓上,曾經多少望鄉人”的感嘆!不過,在鄂州編選的一冊詩集上,注明此詩是唐人王貞白所作。不知武漢和九江編選詩集時,是否也會將李白的詩收進去?不過收進去也無不可,只是有個注釋便好。也許這就叫愛屋及烏?
              在庾亮樓里,雖然看不見當年的斷劍殘簇,但一定還有金戈鐵馬的影子和永不示人的疑團,只是因為人們的浮躁,而難以見到和聽到罷了。
              今天,庾樓已被省人民政府公布為湖北省文物保護單位。“歷史文化是城市的靈魂,要像愛惜自己的生命一樣保護好城市歷史文化遺產。”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物保護工作的重要論述,充分展現了共產黨人的歷史自信和文化自信,保護和利用好庾亮樓這一文物古跡,使鄂州這座歷史文化名城一代代傳承下去。(劉敬堂)

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 彭恒
            --
            推薦閱讀
            湖北快三走势图表

            <div id="whhtn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whhtn"><ol id="whhtn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whhtn"><ins id="whhtn"><small id="whhtn"></small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whhtn"><ol id="whhtn"></ol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whhtn"><ol id="whhtn"><object id="whhtn"></object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whhtn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whhtn"><ol id="whhtn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whhtn"><ins id="whhtn"><small id="whhtn"></small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whhtn"><ol id="whhtn"></ol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whhtn"><ol id="whhtn"><object id="whhtn"></object></ol>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