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 id="whhtn"></div>

      <div id="whhtn"><ol id="whhtn"></ol></div>

        <dl id="whhtn"><ins id="whhtn"><small id="whhtn"></small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<dl id="whhtn"><ol id="whhtn"></ol></dl>
            <div id="whhtn"><ol id="whhtn"><object id="whhtn"></object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賀龍元帥:從鄂州出發奔向南昌(下)

            時間:2018-10-17 09:51來源: 鄂州新聞網閱讀數:--

              一幢建筑物,往往就是一部生動的歷史教科書。你信也好,不信也好,事實就是這樣。此時此刻,當我們仰視這幢百年建筑物時,我們能感到這座寂靜的建筑突然噴發出一種火焰。

              風云激蕩的七月

              1927年7月,在中國革命史上是一個苦難的7月、暗流涌動的7月、風云莫測的7月、群情激昂的7月、大浪淘沙的7月。在這個月里,中原大地發生了太多的大事:汪精衛“分共”、寧漢合流、東征討蔣、籌備南昌起義……而置身在風口浪尖上的賀龍沉著應對,方向明確,他越來越清醒認識到,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。

              蔣介石在上海發動“4·12”政變之后,汪精衛這位假革命者,當時還表現了一點點正氣,為了三民主義,揚言要與蔣介石決裂。時間過去才2個月,他很快同蔣介石穿上一條褲子。7月15日,他在武漢召開國民黨中央常委擴大會議,通過“取締共產黨案”,正式宣布和共產黨決裂。隨即由暗里“分共”轉向明里“分共”,在武漢地區大肆逮捕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,鄂城、大冶等地也未能幸免,甚至連駐扎在鄂城的北伐軍,也被列為“清黨”的對象,因為汪精衛知道賀龍是“親共”派,軍中有不少共產黨員。

              面對汪精衛的“清黨”行為,賀龍看在眼里,謀在心上,保持了一個革命者的定力。一天,他對政治部主任周逸群說:“時局雖然這樣緊張,我還是堅決擁護共產黨,堅決執行共產黨的決定。所有在我部隊里工作的共產黨員都不要離開,放心大膽繼續工作。”周逸群深為感動。

              1927年7月初,賀龍在武昌會見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恩來。他握著周恩來的手說:“你的大名,我早就曉得……如今見面勝似聞名。”周恩來早就知道賀龍是北伐名將,一直擁護共產黨,在汪精衛“分共”的白色恐怖下,收留了許多共產黨人,在共產黨沒有掌握武裝的情況下,賀龍無疑是應該爭取和信賴的對象。他動情地對賀龍說:“疾風知勁草,我們對你是很欽佩的!”賀龍說:“欽佩不敢當,我一直追求工農大眾過上好日子的政黨。我認定中國共產黨是最好的,我服從共產黨的領導,只要共產黨相信我,我就別無所求了。”周恩來說:“賀龍同志,我們當然是相信你的,我們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你呢?”賀龍說:“我很清楚,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,我聽共產黨的話,決心和蔣介石、汪精衛這幫王八蛋拼到底。”

              這段對話,我們可以看到,賀龍的政治立場從過去的擁護共產黨、支持共產黨,已經轉變為決心跟定共產黨、獻身共產黨。

              周恩來緊緊握住了賀龍的手,他知道這是一雙肝膽相照的手。

              蔣介石、汪精衛深知,賀龍是不可多得的將才,在軍界中的威望極高,誰能拉攏他,誰就能在金戈鐵馬中多幾分勝算。于是,他們都暗中派高級軍政官員拉攏賀龍,許以高官厚祿,都被賀龍拒絕了。

            QQ截圖20181017095339.jpg

            賀龍指揮南昌起義(網絡圖片)

              高舉義旗去南昌

              從武昌返回鄂城后,與蔣、汪集團徹底撕破臉皮的賀龍,舉起了“東征討蔣”的義旗,積極整頓部隊,準備開赴南昌。

              當時,周逸群轉達中共中央軍委的建議,能否將正在遭受嚴重迫害的鄂城、大冶等地的武裝工人糾察隊,秘密編入二十軍教導團,賀龍當即答應了,他高興地說:“我帶了多少年的兵,從來沒有哪個上級給我補充過兵員。現在不同了,黨給我補充,工農同志很愿意到我這里來。”此時,賀龍完全把自己置身于共產黨的一員。

              在鄂城北伐軍指揮部,賀龍的革命思想發生了一次質的飛躍。

              7月15日之后,汪精衛的“分共”“屠共”行為更加囂張,武漢三鎮一片腥風血雨。駐在鄂城的賀龍聞訊后,當即抽調精兵強將趕赴武漢,在一些共產黨機關和工會、農會等革命團體的門前,掛出第二十軍的軍旗,并派部隊站崗,阻止反動派搜捕。同時,他派人將各地逃到武漢的共產黨員300多人秘密護送到鄂城,編入第二十軍擔任政治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此時,他以一個非共產黨員的身份和國民革命軍的招牌作為掩護,與汪精衛“分共”行為針鋒相對,使數以千計的共產黨員和革命群眾脫離了虎口。

              南昌起義的計劃,已經形成決議了,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。7月17日這天,賀龍在北伐軍指揮部門前召開連以上軍官大會,作“東征討蔣”訓話,他慷慨激昂地說:“汪精衛叛變革命了,武漢國民政府終于撕掉了他們臉上的假面具,同共產黨決裂了。現在,革命到了危急關頭……我要跟著共產黨走革命之路。”當天,他又對教導團的官兵們說:“蔣介石、汪精衛沒有什么了不起,只要我們大家團結一致、全力以赴,就可以把他們打倒!”

              7月20日上午,賀龍打點行裝,惜別駐扎了半年時間的小洋樓,率領二十軍全體將士,高喊“東征討蔣”的口號,邁著鏗鏘的腳步,向南昌集結。

              看到不是子弟兵,勝似子弟兵的賀龍部隊離開時,鄂城人民自發前來為他們送行,有許多人含著眼淚相送,有的老人將兒子加入賀龍的隊伍,妻子將丈夫送上賀龍的部隊,踏上了南昌起義的偉大征途。

              在起義前的7月28日,南昌起義前委書記周恩來代表中共中央軍委來到賀龍的司令部,請他擔任起義軍總指揮。賀龍說:“我完全聽共產黨的命令,黨要我怎樣干就怎樣干!”

              在南昌起義時,二十軍是最重要的軍事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1927年8月1日2時,隨著賀龍的一聲槍響,中國武裝革命反對武裝反革命的大幕隨之拉開。

              南昌起義勝利了,從此,中國共產黨有了自己的武裝,中國歷史的新紀元,在英雄的城市南昌開啟。

              歲月倥傯。戰爭的硝煙已經遠離我們而去,但聳立在大北門的北伐軍二十軍軍部,已經被列為湖北省文物保護單位、湖北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、鄂州市愛國主義教育示范基地、鄂州市國防教育基地,這座小洋樓所凝聚的紅色文化基因,已經在這里生根、發芽、吐蕊……在這座小洋樓里,賀龍進進出出不到半年時間,走過了第一師師長到獨立十五師師長,再到二十軍軍長的職務晉升;也是在這座小洋樓里,他經歷了從擁護和支持共產黨,到跟定和獻身共產黨的思想跨越。

              穿越近百年時空,這座小洋樓像一位精神矍鑠的老人,向來來往往的人們,講述著1927年那段崢嶸歲月的故事。寫到這里,我們不禁想起一位作家為賀龍紀念館寫的一首詩:

              投身革命為三民,北伐討逆駐鄂城。

              追尋真理跟黨走,鐵血信仰不二心。(饒浩洲、秦昌林)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 彭恒
            --
            推薦閱讀
            湖北快三走势图表

            <div id="whhtn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whhtn"><ol id="whhtn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whhtn"><ins id="whhtn"><small id="whhtn"></small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whhtn"><ol id="whhtn"></ol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whhtn"><ol id="whhtn"><object id="whhtn"></object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whhtn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whhtn"><ol id="whhtn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whhtn"><ins id="whhtn"><small id="whhtn"></small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whhtn"><ol id="whhtn"></ol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whhtn"><ol id="whhtn"><object id="whhtn"></object></ol></div>